歐陽修原弊原文及翻譯

2021-06-11 歐陽修

歐陽修原弊原文及翻譯1

  原文:

  農者,天下之本也,而王政所由起也。古之為國者未嘗敢忽,而今之為吏者不然,薄書聽斷而已矣,聞有道農之事,則相與笑之曰:鄙。夫知賦斂移用之為急,不知務農為先者,是未原為政之本末也。知務農而不知節用以愛農,是未盡務農之方也。

  古之為政者,上下相移用以濟。下之用力者甚勤,上之用物者有節,民無遺力,國不過費,上愛其下,下給其上,使不相困。一夫之力,督之必盡其所任;一日之用,節之必量其所入。一歲之耕,供公與民食,皆出其間而常有余。故三年而余一年之備。今乃不然,耕者,不復督其力;用者,不復計其出入。一歲之耕供公僅足,而民食不過數月。甚者,場功甫畢,簸糠麩而食秕稗,或采橡實、畜菜根以延冬春。不幸一水旱,則相枕為餓殍。此甚可嘆也!

  國家罷兵, 三十三歲矣,兵嘗經用者老死今盡,而后來者未嘗聞金鼓、識戰陣也。生于無事而飽于衣食也,其勢不得不驕惰。今衛兵入宿,不自持被而使人持之;禁兵給糧,不自荷而雇人荷之。其驕如此,況肯冒辛苦以戰斗乎?就使兵耐辛苦而能斗戰,雖耗農民,為之可也。奈何有為兵之虛名,而其實驕惰無用之人也。

  古之凡民長大壯健者皆在南畝,農隙則教之以戰,今乃大異,一遇兇歲,則州郡吏以尺度量民之長大而試其壯健者,招之去為禁兵;其次不及尺度而稍怯弱者,籍之以為廂兵。吏招人多者有賞,而民方窮時爭投之。故一經兇荒,則所留在南畝者,惟老弱也。而吏方曰:不收為兵,則恐為盜。噫!茍知一時之不為盜,而不知終身驕惰而竊食也。古之長大壯健者任耕,而老弱者游惰;今之長大壯健者游惰,而老弱者留耕也。何相反之甚邪!然民盡力乎南畝者,或不免乎狗彘之食,而一去為僧、兵,則終身安佚而享豐腴,則南畝之民不得不日減也。故曰有誘民之弊者,謂此也。

  (選自《歐陽文忠公集》,有刪改)

  譯文:

  農業是天下的根本,也是國家制訂統治措施的起源。古代治理國家的人不曾敢輕視疏忽,但是如今當官的不是這樣,只是處理公文、辦理政務罷了。聽見有人說起農業之事,就相互笑他說:(這是)低賤的事情。他們知道通過賦稅將農業物資移用到自己身上是緊急的事情,不懂得致力于農業是首先要考慮的,這是沒有弄清統治措施的根本啊。懂得致力于農業而不懂得節約用度來愛護農民,這是沒有盡到致力于農業的辦法啊。

  古代治理國家的人,統治者和百姓相互移用來互相補充。處于下位的百姓盡力很勤勉,處于上位的統治者使用物資有節制,百姓不保留自己的氣力,國家不過分浪費,統治者愛護他們的百姓,百姓提供物資給統治者,使得上下都不相困擾。一位男子的力氣(官府)督促他一定要盡力完成自己的職責,一天的用度(官府)約束他一定要衡量自己的收入,一年種出的莊稼供給官府和百姓,食物都從這里面出來,因而常常有富余的,所以三年便能余下一年的儲備。現在卻不是這樣,耕種的人不再督責盡力耕種,消費者不再更具收入確定支出。農民一年耕種打下的糧食供給官府才剛剛夠,而農民自己的食物卻不超過幾個月。嚴重的,收獲的事情剛剛結束,農民只能將簸出來的糠麩或秕稗作為食物,或者采摘橡樹的種子、存儲菜根來勉強度過冬春的饑荒時節。如果遭受不幸遇到水災旱災,就會紛紛倒下成為餓殍。這樣的情況很是可悲可嘆啊!

  國家停止用兵已經33年了,士兵中那些身經百戰的`人有的老的老死的死現在幾乎都沒有了,而后來當兵的人不曾聽見過戰鼓。懂得戰陣。生活在沒有戰事的時代而衣食不缺,那情勢不能不驕傲懶惰。現在士兵進入兵營,不自己抱著自己東西而讓別人抱著;禁兵領取糧食,不自己挑著而雇人挑著。他們的驕縱懶惰就是這樣,又怎么愿意冒著辛苦而參加戰斗呢?如果能讓士兵能承受辛苦而能夠戰斗,即使損耗農民的利益,這樣做也是可以的。但奈何他們只有當兵的虛名,而實際上是一群驕縱懶惰的無用之人啊。

  古代大凡身材高大身體健壯的人都在田間勞作,農閑的時候就將作戰的技能教給他們,現在卻完全不同,一旦遇到災年,那么各州郡的冠巖就用尺子度量百姓中身材高大身體健壯的人,招他們去做禁兵,稍差一點低于尺度且稍微有些瘦弱的,登記在冊作為廂兵。官員招人多的有賞賜,而百姓正處于窮困之時爭相投軍。所以,一遇上兇年荒災,那么留在田地的,只有老弱之人了。而官方這時也說:如果不將他們收留當兵,那么恐怕就會做強盜。唉!只是知道他們某段時間不做強盜,卻不知道他們一生驕縱蘭度而竊取食物啊。古代那些身材高大身體健壯的人承擔種田的工作,而年老體弱的游玩;現在身材高大身體健壯的人游玩,而老弱之人卻留守在田地間。為什么相反到了這么嚴重的程度呢?然而百姓在田間盡力耕作的,有時不免于吃豬狗之食,而一旦離開田地做僧人或士兵,就終身安樂舒適而享有豐美的食物,那么種田的農民不能不一天天減少啊。所以說有引誘農民離開田地的弊端,說得就是這種情況。

歐陽修原弊原文及翻譯2

  原文

  管子曰:倉廩實而知禮節。故農者,天下之本也。古之為國者未嘗敢忽。而今之為吏者不然,聞有道農之事,則相與笑之曰鄙。夫知賦斂移用之為急,不知務農為先者,是未原為政之本末也。知務農而不知節用以愛農,是未盡務農之方也。

  古之為政者,上下相移用以濟。下之用力者甚勤,上之用物者有節,民無遺力,國不過費,上愛其下,下給其上,使不相困。一夫之力,督之必盡其所任;一日之用,節之必量其所入;一歲之耕,供公與民食,皆出其間而常有余。故三年而余一年之備。今乃不然,耕者不復督其力,用者不復計其出入,一歲之耕,供公僅足,而民食不過數月。不幸一水旱,則相枕為餓殍。此甚可嘆也!

  夫三代之為國,公卿士庶之祿廩,兵甲車牛之材用,山川宗廟鬼神之供給,未嘗闕也,是皆出于農,而民之所耕,不過今九州之地也。今固盡有向時之地,而制度無過于三代者。昔者知務農又知節用,今以不勤之農贍無節之用。非徒不勤農,又為眾弊以耗之。

  古之凡民長大壯健者,皆在南畝,農隙則教之以戰。今乃大異,一遇兇歲,則州郡吏以尺度量民之長大而試其壯健者,招之去為禁兵。吏招人多者有賞,而民方窮時爭投之。故一經兇荒,則所留在南畝者惟老弱也。

  古者計口而受田,家給而人足。井田既壞,而兼并乃興。今大率一戶之田及百頃者,養客數十家。其間用主牛而出己力者、用己牛而事主田以分利者,不過十余戶。其余皆出產租而僑居者曰浮客。夫此數十家者,素非富而畜積之家也,其春秋神社、婚姻死葬之具,又不幸遇兇荒與公家之事,當其乏時,嘗舉債于主人,而后償之,息不兩倍則三倍。盡其成也,出種與稅而后分之,償三倍之息,盡其所得或不能足。

  民有幸而不役于人,能有田而自耕者,下自二頃至一頃,皆以等書于籍。而公役之多者為大役,少者為小役,至不勝,則賤賣其田,或逃而去。

  夫井田什一之法,不可復用于今。為計者莫若就民而為之制,要在下者盡力而無耗弊,上者量民而用有節,則民與國庶幾乎俱富矣!

  譯文

  管子說:倉庫充實了,人們就會講究禮節。因此耕田種地,生產糧食是治理國家的根本。古代治理國家的人沒有敢忽視這一點的,但是當今的官吏們卻不是這樣,聽到談農業的事便互相嘲笑說粗俗,只知道收繳賦稅支配使用是不可延誤的急事,卻不知道從事農業生產是首要的大事的人,那是不懂的治理國家的主持本末,懂得致力于農業,但不懂得節約用度來體恤農民,這是沒有徹底懂得致力于農業的方法。

  古代治理國家的人,上層統治者和下層百姓共同付出努力來互相補充。出體力的下層百姓很勤勉,使用物資的上層統治者有節制,百姓不保留自己的氣力,國家不過分耗費,統治者愛護他們的百姓,百姓提供物資給統治者,使(上下)都不相困擾。每一個勞動力都督促自己一定要完成自己的責任,(官府)節制每一天的用度,一定要衡量自己的收入。一年種出的莊稼供給官府和百姓,食物都從這里面出來,而且常常有富余的,所以三年便能富余出一年的儲備。現在卻不是這樣,種田的人,不再督促自己盡力;消費的人,不再計算他的支出和收入。一年耕種的糧食供給官府才剛剛夠,而農民的食物卻支撐不過幾個月。嚴重的,收獲的勞作剛剛結束,農民就只能將簸出來的糠麩或秕稗作為食物,或者采摘橡樹的種子、存儲菜根來勉強度過冬春的饑荒時節。如果不幸一旦遇到水災旱災,就會餓死倒下互相堆積成為尸首。這種情況很是可悲可嘆啊!

  夏、商、周三代治理國家,公卿士庶的俸祿,兵器,甲胄,車牛等軍用物品,祭祀宗廟鬼神的供品都沒有短缺,這都是由農民供應的,但是當時農民所耕的土地,不過是今天全國的田地,今天雖然完全擁有先前的土地,官俸,軍用,祭祀等制度也沒有超過三代。過去,下懂務農,上懂節用。當今卻讓不勤奮耕種的農民供給不知節制的用度,非但不鼓勵農民勤于耕植,還以種種弊端去損害農民。

  古代大凡身材高大身體健壯的人都在田間勞作,農閑的時候就將作戰的技能教給他們,現在卻完全不同,一旦遇到災年,于是各州郡的官吏就用尺子度量挑選百姓中身材高大身體健壯的人,招他們去當禁兵。官員招人多的有賞賜,而百姓正處于窮困之時爭相投軍。所以,一遇上兇年荒災,那么留在田地的,只有老弱之人了。

  古代根據人口分配田地家庭充裕,人民富足,井田制度廢除后,兼并土地的風氣才盛行起來,現在大田地達到一百頃的,就會有十家佃農,他們中間使用主人的牛,自己出力耕種,或使用自己牛種的主人的田從中分成的,不過十余家,其余的需交付租金,且從外地遷移來的人叫做浮客,這幾十家人從來都不是富裕而有積蓄的人家,一年中還要備辦春秋兩季的神社及婚喪嫁娶等事,假如不幸遇上荒年和政府的差役,正遇上他們窮困的時候,便只好向主人借債,而在以后償還的時候利息不是兩倍就是三倍,留出種子以及上交賦稅的剩余,所分給相應人的物品是日常食物的三倍的價值,他們的全部所得有時用來還債都不夠。

  百姓有幸不受別人的役使,有自己的田地可以耕種,從兩頃到一頃,都按等級登記在官府的簿籍中。而官府的差役,多的為大役,少的為小役,至于承擔不起的人,只好賤價賣掉他的田地,或外出逃亡。

  實行井田制,抽取十分之一稅法的方法不可能在今天重新實行,今天不如根據民眾的生產能力而作出規定,目的在于使下層人民能夠努力生產,沒有侵害他們的各種弊端,上級的官員能夠體諒民眾的生產能力節制費用,這樣民眾與國家才有希望富裕起來。

【歐陽修原弊原文及翻譯】相關文章:

1. 歐陽修的原弊原文閱讀及譯文賞析

2.歐陽修《原弊》閱讀題及答案

3.歐陽修原弊閱讀理解及答案

4.歐陽修《原弊》閱讀答案

5.韓愈原道原文及翻譯

6.韓愈《原毀》原文及翻譯

7.歐陽修傳原文及翻譯

8.韓愈原道原文及翻譯欣賞

上一篇:歐陽修《戲答元珍》閱讀答案 下一篇:歐陽修《采桑子》閱讀答案
私人影视-私人手机电影网-私人电影院-私人影视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