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百歲夜詠懷》

2017-05-08 劉禹錫

  《歲夜詠懷》是唐代文學家劉禹錫的詩作,全詩主要寄托了詩人怎樣的情感呢?

  歲夜詠懷

  彌年不得意,新歲又如何?

  念昔同游者,而今有幾多?

  以閑為自在,將壽補蹉跎。

  春色無情故,幽居亦見過。

  【注釋】

  ⑴彌年:即經年,多年來。

  ⑵新歲:猶新年。

  ⑶同游者:指志同道合,同游共處的人們。同游:互相交往。

  ⑷自在:自由;無拘束。

  ⑸蹉跎:失意;虛度光陰。

  ⑹無情故:不問人情世故。

  ⑺幽居:隱居,不出仕。見過:謙辭。猶來訪。

  【白話譯文】

  我一年比一年不得意,新的一年又將會如何?回憶過去一起交游的朋友,現在活著的還有多少?我把閑居當作自由自在,把長壽看作補回歲月蹉跎。只有春色不管人情世故,在閑居的時候還來探望我。

  【創作背景】

  貞元二十一年(805年)正月,唐德宗駕崩,太子李誦抱病繼位,是為順宗。他重用王叔文、王伾、劉禹錫、柳宗元等,實行了一系列革除弊政的措施,并給社會和人民帶來明顯利益,史稱“永貞革新”。但這一運動很快遭到宦官、藩鎮和大官僚們的聯合反撲,逼順宗退位,讓太子李純上臺,是為憲宗。革新人物王叔文先被貶官,后處死;陸質、王伾,相繼病死;劉禹錫、柳宗元等八人被貶為遠州司馬,史稱“八司馬”。此后一個個都長期過著貶謫生活。元和十四年(819年),劉禹錫老母病逝,在護送尋柩過衡陽時又接到好友柳宗元去世的消息。詩人聞訊異常悲痛,寫下許多悼友之作。此后兩年在洛陽守喪,《歲夜詠懷》約寫于居喪時期。

  【賞析】

  一般說來,守歲之夜(即除夕)人們常常盼望來年的諸事如意,大運亨通。而此詩卻一反常情,首聯便說:“彌年不得意,新歲又如何?”“意思是說:多年來就在坎坷不得意中渡過,新的一年又當如何呢?言外之意是不會有新的希望了。

  頷聯說:“念昔同游者,而今有幾多?”“同游者”在這里是指柳宗元、王伾、王叔文、韓泰、陸質、呂溫、李景儉、韓曄、陳諫、凌準、程異、房啟等政治上的革新派。他們有的被殺,有的病死,有的渺無音信。這里應特別提出新亡的好友柳宗元。元和十二年,朝廷派柳宗元到條件較好的柳州做刺史,而把劉禹錫派往條件極差的“惡處”(《因話錄》)播州(即今遵義地區)。柳宗元考慮劉禹錫的老母年近九旬,不宜去往荒遠之地,便主動要求與劉對調。而今比詩人年輕二十三歲的柳宗元卻在“惡處”困病而亡,這不能不使詩人倍加傷懷。因此,這“有幾多”固然是傷悼眾友早逝,更主要的是對摯友柳宗元的痛悼;表現的`是“一人突逝,舉目寂空”的沉痛之情。

  頸聯表面是寫自己的頹傷,表現的是無所作為之情,實際是牢騷之語,抒發的是憤激之情。詩人早年苦讀,不慕榮華,注重品格修養;中年積極參加政治革新,極力革新政治,成為永貞革新中最核心的人物之一,時稱“二王劉柳”;革新失敗,流徒邊州,在極端的困境中,不但寫了大量的政治諷刺詩,痛斥宦官權臣和趨炎附勢之徒是一批渺小而又可惡蚊蟲(《聚蚊謠》),并寫下不少相當有份量的政治散文;遇赦放還,仍痛罵靠鎮壓永貞革新而上臺的人物為“桃李顏”之徒。他戰斗不息,從來沒有以“安閑為自在”過。這種以生死置之度外的不屈精神,絕不能說是“將壽補蹉跎”。因而可以說,此聯抒發的是一種極端痛苦的憤慨和牢騷,是正意以反語出之。

  尾聯:“春色無新故,幽居亦見過。”表面是說年年的春色皆同,在貶謫幽居時也是如此。而真正的含義卻是:自然界的春天是無所謂的,可惜的是看不到政治的春天降臨人間,看不到國家興旺景象的來臨。劉禹錫雖然才華橫溢,但他并不甘心當一名文士,而是希望在政治上有所作為,以利國計民生。他奮斗一生,壯志未酬,這是十分苦悶的。此詩表面似乎是表現詩人的平靜、閑適、甚至有些頹傷;但字里行間,卻隱透出詩人極端的苦悶。這種隱真意實情于字背的方法,是這首詩的主要特色之一。特點之二是“對仗”。本來,律詩只要求中間兩聯對偶,首尾兩聯是無所謂的。但此詩卻能用字字平易、句句明白如話的語言,寫得聯聯對仗,句句通俗,這是不易做到的。

【古詩《百歲夜詠懷》】相關文章:

1.《百歲夜詠懷》唐詩鑒賞

2.《山村詠懷》古詩

3.山村詠懷古詩

4.歲夜詠懷詩詞鑒賞

5.擬詠懷十一古詩賞析

6.除夕詠懷古詩詞

7.詠懷夜中不能寐詩詞名句賞析

8.詠懷古跡其三杜甫古詩賞析

上一篇:《百舌吟》賞析 下一篇:屈原騷怨情感對劉禹錫的影響
私人影视-私人手机电影网-私人电影院-私人影视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