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衡經典散文有哪些

2017-10-17 散文

  梁衡的散文,是深邃夜穹里璀璨的群星,光芒雖不及圓月,卻也能驅散黑暗。以下是小編分享的梁衡的散文,歡迎大家閱讀!

  讀屈原

  薄暮暝暝,我在昏黃的燈光下一遍又一遍地讀你的《涉江》。心靈的底片便慢慢地煙染上一層層殷紅,漸深的暮色也仿佛籠上一層悲戚的色澤。那神奇瑰麗的想象連同汨羅江畔孤獨清高的身影,深深地攫住了我的心。

  。”這是一篇百讀不厭的千古名篇。每次閱讀,總有一種感動淹沒我的心。你也如橫空而過的一顆流星,閃爍著凄涼的美麗,劃過我的心空。曾在一個落寞而寂寥的深夜,入夢般的想象一顆孤獨的靈魂在汨羅江畔或是高峻蔽日的深山之中伴隨著自己高遠的理想怎樣孤獨的漫游。如血般的殘陽拉長了你的身影,陪伴你的只是猿猴啼血般的哀鳴。但你只將凝聚著的憂憤的血淚以及自己遠大的理想抱負從自己的心靈流出,讓一個去國離鄉之人苦難生活的點點滴滴顫動于筆尖,化為一篇篇瑰美綺麗的文字,流芳千古……

  此刻,你的足音正姍姍向我走來,走向千年之后的今夜,走向寒露沾襟的今夜,走向我閱讀的今夜,走向我審視自己靈魂的今夜!依舊是那陣秋冬的緒風,依舊是那般凄寒,你是否依舊一步一回頭地望著你的.家鄉,望著你的祖國?你是否依舊在汨羅江畔執著地守望,守望著能回到祖國,再為祖國貢獻出自己的一切?那么,又會有誰能徹悟你凝固在深山之中的沉痛?如果說,生命的過程恰好是從激越走向安詳;如果說,人生的歲月必定是從絢爛走向平淡;那么,你真的走得一路安詳嗎?你那偉大的思想及遠大的理想都隨滔滔不息的汨羅江水一同遠逝了嗎?或許,我們只能在那空蒙浩瀚的疏星中讀到你的消息,只能從那瑰奇絢麗的篇章中讀懂你的思想,讀懂你那顆憂郁而滾燙的愛國心,讀懂你那種長存于塵世間的頂天立地的精神。而這一切,已經足夠了……

  虔讀你的一腔熱忱,遙想你短暫一生的苦難歷程,我一直都相信你是借文章來抒寫自己蒼涼的人生!文章中那悲憤、抑郁的傾訴,不都寄寓了你深綰于心的血淚,情濃于心的忠貞嗎?每回在嘈雜喧囂的生活中靜下心來,汨羅江畔的呼聲就縈繞于耳畔,回響于心際,讓我不自覺地以此來觀照自己。在這個被言情武打以及各種光怪陸離地書籍雜志充斥的社會,是你在時時提醒我,記著仍浮沉于人世的另一種人生。那些我們時不時就可遭遇的人,不都是在以類似于你的方式在日漸冷漠的街巷里蹀躞嗎?

  你因《離騷》而不朽,這或許是你不幸的一生中最大的幸運——雖然這是千年以后的事。這也讓我想起了許許多多同你一樣遭際不幸的生命,他們生命中那些閃光的東西卻不為人知。現代被言情武打、卡通漫畫寵壞了的眼睛是不屑于咀嚼這些傾訴的。由此,我也常常在閱讀你之余,掬一捧清淚,為那些無聲消逝了的生命。在光影班駁的現代社會,固守住我生命里那些最為本真的東西,真的希望你一直都未曾遠離我們。或許,你正踏著滔滔江水,穿越千年塵世的風霜,在世界的某個角落遠遠地注視著我們這群現代人。

  【附《涉江》】

  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帶長鋏之陸離兮,冠切云之崔嵬。被明月兮佩寶璐。

  世溷濁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馳而不顧。駕青虬兮驂白螭,吾與重華游兮瑤之圃。登昆侖兮食玉英,與天地兮比壽,與日月兮齊光。

  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濟乎江湘。乘鄂渚而反顧兮,欸秋冬之緒風。步余馬兮山皋,邸余車兮方林。乘舲船余上沅兮,齊吳榜以擊汰。船容與而不進兮,淹回水而疑滯。朝發枉陼兮,夕宿辰陽。茍余心之端直兮,雖僻遠其何傷。

  入溆浦余儃徊兮,迷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猿狖之所居。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紛其無垠兮,云霏霏而承宇。哀吾生之無樂兮,幽獨處乎山中。吾不能變心以從俗兮,固將愁苦而終窮。接輿髡首兮,桑扈臝行。忠不必用兮,賢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與前世而皆然兮,吾又何怨乎今之人?余將董道而不豫兮,固將重昏而終身!

  亂曰:鸞鳥鳳皇,日以遠兮。燕雀烏鵲,巢堂壇兮。露申辛夷,死林薄兮。腥臊并御,芳不得薄兮。陰陽易位,時不當兮。懷信侘傺,忽乎吾將行兮!

  讀韓愈

  韓愈為唐宋八大家之首,其文章寫得好是真的。所以,我讀韓愈其人是從讀韓愈其文開始的,因為中學課本上就有他的《師說》、《進學解》。課外閱讀,各種選本上韓文也隨處可見。他的許多警句,如:“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業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毀于隨”等,跨越了一千多年,仍在指導我們的行為。

  但由文而讀其人卻是因一件事引起的。去年,到潮州出差,潮州有韓公祠,祠依山臨水而建,氣勢雄偉。祠后有山曰韓山,祠前有水名韓江。當地人說此皆因韓愈而名。我大惑不解,韓愈一介書生,怎么會在這天涯海角霸得一塊山水,享千秋之祀呢?

  原來有這樣一段故事。唐代有個憲宗皇帝十分迷信佛教,在他的倡導下國內佛事大盛,公元八一九年,又搞了一次大規模的迎佛骨活動,就是將據稱是佛祖的一塊朽骨迎到長安,修路蓋廟,人山人海,官商民等舍物捐款,勞民傷財,一場鬧劇。韓愈對這件事有看法,他當過監察御史,有隨時向上面提出誠實意見的習慣。這種官職的第一素質就是不怕得罪人,因提意見獲死罪都在所不辭。所謂“文死諫,武死戰”。韓愈在上書前思想好一番斗爭,最后還是大義戰勝了私心,終于實現了勇敢的“一遞”,誰知奏折一遞,就惹來了大禍;而大禍又引來了一連串的的故事,成就了他的身后名。

  韓愈是個文章家,寫奏折自然比一般為官者也要講究些。于理、于情都特別動人,文字鏗鏘有力。他說那所謂佛骨不過是一塊臟兮兮的枯骨,皇帝您“今無故取朽穢之物,親臨觀之”,“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舉其失,臣實恥之。乞以此骨付之有司,投諸水火,永絕根本……豈不盛哉,豈不快哉!”這佛如果真的有靈,有什么禍殃,就讓他來找我吧。(“佛如有靈,能作禍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這真有一股不怕鬼,不信邪的凜然大氣和獻身精神。但是,這正應了我們現時說的,立場不同,感情不同這句話。韓愈越是肝腦涂地,陳利害,表忠心,憲宗越覺得他是在抗龍顏,揭龍鱗,大逆不道。于是,大喝一聲把他趕出京城,貶到八千里外的海邊潮州去當地方小官。

  韓愈這一貶,是他人生的一大挫折。因為這不同于一般的逆境,一般的不順,比之李白的懷才不遇,柳永的屢試不第要嚴重得多,他們不過是登山無路,韓愈是已登山頂,又一下子被推到無底深淵。其心情之壞可想而知。他被押送出京不久,家眷也被趕出長安,年僅十二歲的小女兒也慘死在驛道旁。韓愈自己覺得實在活得沒有什么意思了。他在過藍關時寫了那首著名的詩。我向來覺得韓愈文好,詩卻一般,只有這首,胸中塊壘,筆底波濤,確是不一樣: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

  欲為圣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癉江邊。

  這是給前來看他的侄兒寫的,其心境之冷可見一斑。但是,當他到了潮州后,發現當地的情況比他的心境還要壞。就氣候水土而言這里條件不壞,但由于地處偏僻,文化落后,弊政陋習極多極重。農耕方式原始,鄉村學校不興。當時在北方早已告別了奴隸制,唐律明確規定了不準沒良為奴,這里卻還在買賣人口,有錢人養奴成風。“嶺南以口為貨,其荒阻處,父子相縛為奴。”其習俗又多崇鬼神,有病不求藥,殺雞殺狗,求神顯靈。人們長年在渾渾噩噩中生活。見此情景韓愈大吃一驚,比之于北方的先進文明,這里簡直就是茹毛飲血,同為大唐圣土,同為大唐子民,何忍遺此一隅,視而不救呢?用我們現在的話說,就是同在一片藍天下,人人都該享有愛。按照當時的規矩,貶臣如罪人服刑,老老實實磨時間,等機會便是,決不會主動參政。但韓愈還是忍不住,他覺得自己的知識、能力還能為地方百姓做點事,覺得比之百姓之苦,自己的這點冤、這點苦反倒算不了什么。于是他到任之后,就如新官上任一般,連續干了四件事。一是驅除鱷魚。當時鱷魚為害甚烈,當地人又迷信,只知投牲畜以祭,韓愈“選材技吏民,操強弓毒矢”,大除其害。二是興修水利,推廣北方先進耕作技術。三是贖放奴婢。他下令奴婢可以工錢抵債,錢債相抵就給人自由,不抵者可用錢贖,以后不得蓄奴。四是興辦教育,請先生,建學校,甚至還“以正音為潮人語”,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推廣普通話。不可想象,從他貶潮州到再離潮而貶袁州,八個月就干了這四件事。我們且不說這事的大小,只說他那片誠心。我在祠內仔細看著題刻碑文和有關資料。韓愈的確是個文人,干什么都要用文章來表現,也正是這一點為我們留下了如日記一樣珍貴的史料。比如,除鱷之前,他先寫了一篇《祭鱷魚文》,這簡直就是一篇討鱷檄文。他說我受天子之命來守此土,而鱷魚悍然在這里爭食民畜,“與刺史亢拒,爭為長雄。刺史雖駑弱,亦安肯為鱷魚低首下心。”他限鱷魚三日內遠徙于海,三日不行五日,五日不行七日,再不行就是傲天子之命吏,“必盡殺乃止”!陰雨連綿不斷,他連寫祭文,祭于湖,祭于城隍,祭于石,請求天晴。他說天啊,老這么下雨,稻不得熟,蠶不得成,百姓吃什么,穿什么呢?要是我為官的不好,就降我以罪吧,百姓是無辜的,請降福給他們。(“刺史不仁,可以坐罪;惟彼無辜,惠以福也。”)一片拳拳之心。韓愈在潮州任上共有十三篇文章,除三篇短信,兩篇上表外,余皆是驅鱷祭天,請設鄉校,為民請命祈福之作。文如其人,文如其心。當其獲罪海隅,家破人亡之時,尚能心系百姓,真是難能可貴了。

  一個人為文不說空話,為官不說假話,為政務求實績,這在封建時代難能可貴。應該說韓愈是言行一致的。他在政治上高舉儒家旗幟,是個封建傳統思想道德的維護者。傳統這個東西有兩面性,當它面對革命新潮時,表現出一副可憎的頑固面孔;而當它面對逆流邪說時,又表現出撼山易、撼傳統難的威嚴。韓愈也是這樣,他一方面反對宰相王叔文的改革,一方面又對當時最尖銳的兩個社會問題,即藩鎮割據和佛道泛濫,深惡痛絕,堅決抨擊。他親自參加平定叛亂。到晚年時還以衰朽之身一人一馬到叛軍營中去勸敵投誠,其英雄氣概不亞于關云長單刀赴會。他出身小戶,考進士三次落第,第四次才中進士,在考官時又三次碰壁,烏紗帽得來不易,按說他該惜官如命,但是他兩次犯上直言,被貶后又繼續盡其所能為民辦事。這是中國知識分子的傳統,以國為任,以民為本,不違心,不費時,不浪費生命。他又倡導古文運動,領導了一場文章革命,他要求“文以載道”、“陳言務去”,開一代文章先河,砍掉了駢文這個重形式求華麗的節外之枝,而直承秦漢。所以蘇東坡說他:“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他既立業又立言,全面實踐了儒家道德。

  當我手倚韓祠石欄,遠眺滾滾韓江時,我就想,憲宗佞佛,滿朝文武,就是韓愈敢出來說話,如果有人在韓愈之前上書直諫呢?如果在韓愈被貶時又有人出來為之抗爭呢?歷史會怎樣改寫?還有在韓愈到來之前潮州買賣人口、教育荒廢等四個問題早已存在,地方官吏走馬燈似的換了一任又一任,其任職超過八個月的也大有人在,為什么沒有誰去解決呢?如果有人在韓愈之前解決了這些問題,歷史又將怎樣寫?但是沒有,什么都沒有。長安大殿上的雕梁玉砌在如鉤曉月下靜靜地等待,秦嶺驛道上的風雪,南海叢林中的霧癉在悄悄地徘徊。歷史終于等來了一個衰朽的書生,他長須弓背雙手托著一封奏折,一步一顫地走上大殿,然后又單人瘦馬,形影相吊地走向海角天涯。

  人生的逆境大約可分四種。一曰生活之苦,饑寒交迫;二曰心境之苦,懷才不遇;三曰事業受阻,功敗垂成;四曰存亡之危,身處絕境。處逆境之心也分四種。一是心灰意冷,逆來順受;二是怨天尤人,牢騷滿腹;三是見心明志,直言疾呼;四是泰然處之,盡力有為。韓愈是處在第二、第三種逆境,而選擇了后兩種心態,既見心明志,著文倡道,又腳踏實地,盡力去為。只這一點他比屈原、李白就要多一層高明,沒有只停留在蜀道嘆難,江畔沉吟上。他不辭海隅之小,不求其功之顯,只是奉獻于民,求成于心。有人研究,韓愈之前,潮州只有進士三名,韓愈之后,到南宋時,登第進士就達一百七十二名。是他大開教育之功。所以韓祠中有詩曰:“文章隨代起,煙癉幾時開。不有韓夫子,人心尚草萊!”這倒使我想到現代的一件實事。一九五七年反右擴大化中,京城不少知識分子被錯劃為右派,并發配到基層。當時王震同志主持新疆開發,就主動收容了一批。想不到這倒促成了春風渡玉門,戈壁綻綠蔭。那年我在石河子采訪,親身感受到充邊文人的功勞。一個人不管你有多大的委屈,歷史絕不會陪你哭泣,而它只認你的貢獻。悲壯二字,無壯便無以言悲。這宏偉的韓公祠,還有這韓山韓水,不是紀念韓愈的冤屈,而是紀念他的功績。

  李淵父子雖然得了天下,大唐河山也沒有聽說哪山哪河易姓為李,倒是韓愈一個罪臣,在海邊一塊蠻夷之地施政八月,這里就忽然山河易姓了。歷朝歷代有多少人希望不朽,或刻碑勒石,或建廟建祠,但哪一塊碑哪一座廟能大過高山,永如江河呢?這是人民對辦了好事的人永久的紀念。一個人是微不足道的,但是當他與百姓利益,與社會進步連在一起時就價值無窮,就被社會所承認。我遍讀祠內憑吊之作,詩、詞、文、聯,上自唐宋下迄當今,刻于匾,勒于石,大約不下百十來件。一千三百多年了,各種人物在這里獎韓公不知讀了多少遍。我心中也漸漸泛起這樣的四句詩: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

  八月為民興四利,一片江山盡姓韓。

【梁衡經典散文有哪些】相關文章:

1.梁衡的經典散文

2.梁衡散文:讀柳永

3.梁衡散文:亂世中的美神

4.梁衡散文2篇

5.關于梁衡散文

6.梁衡的風景散文

7.梁衡的人物類散文

8.梁衡《愛國的理由》

上一篇:在感情的酒里,越飲越醉-愛情散文 下一篇:讓生命浸潤于茶道芬芳中
相關推薦
私人影视-私人手机电影网-私人电影院-私人影视大全